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边缘断层 >

一)拆离断层及边缘构造岩带

归档日期:10-15       文本归类:边缘断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中地数媒(北京)科技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奉行创新高效、以人为本的企业文化,坚持内容融合技术,创新驱动发展的经营方针,以高端培训、技术研发和知识服务为发展方向,旨在完成出版转型、媒体融合的重要使命

  熊耳2113山为一北东向的山岭,较高的山峰多在52611700~2000m,熊耳山西北侧为洛宁盆地,4102二者之高差可达1000m以上。在熊耳1653山与洛宁盆地交界处,出露NEE-SWW走向的熊耳山拆离断层(图5-1)。此断层为断面向NW倾斜的低缓倾角正断层(倾角在15°~40°,通常为25°~35°),断面见到的擦痕主要为倾向擦痕,向NW290°~300°方向倾斜,根据丁字头擦痕特征及擦痕阶步判断为正断层。紧贴断层面下盘通常有厚0.4~1m的微角砾岩带(图5-42A),局部甚至出现厚达2~4m(洛宁小山底)的微角砾岩带。上述微角砾岩在露头上可见到的最大角砾达2~3cm(图5-42B),镜下则见到多世代的角砾(图5-42 C),而角砾和基质均由超碎微粒构成(图5-42D),其中稍大的一些颗粒可确定为长石及石英。微角砾岩中见到角砾状的假熔岩及大量后期穿插的石英细脉。在微角砾岩带之下为绿泥石化碎裂岩带。20世纪70年代豫地质三队所测的1:5万熊耳山地质图中,已将其作为一个蚀变构造带表示在地质图上。但与小秦岭及崤山不同的是,这里的绿泥石角砾岩的原岩为非糜棱岩,主要为碎裂的片麻岩及花岗岩,而绿泥石、绿帘石充填于裂隙之中(图5-43),其中铁镁质矿物含量多的原岩绿泥石化强烈。在绿泥石化碎裂岩带之下为强烈片理化的韧性剪切带,此带的岩石一般未达到糜棱岩化的程度。图5-44为洛宁西南部碓臼峪的边缘构造带剖面,该剖面缺失微角砾岩带,保存了绿泥石化碎裂岩带,整个边缘构造带的厚度仅数十米,值得注意的是有后期脆性正断层叠加在绿泥石化碎裂岩带上。

  A—五龙沟口向西北方向低缓倾斜的拆离断层面及紧贴断层面的微角砾岩带;B—小山底微角砾岩露头照片;C、D—熊耳山西北缘微角砾岩的镜下照片,在单偏光镜下可见大角砾中包含若干较小的角砾,较小的角砾中包含更小的角砾,显示多世代特征(C),而在正交偏光镜下(D)角砾及基质均由超碎裂的微粒构成(照片放大23倍)

  熊耳山变质核杂岩边缘的绿泥石角砾岩,由碎裂的花岗岩角砾及长石、石英碎粒构成,暗色矿物已绿泥石化(正交偏光,×23)。洛宁县五龙沟口

  熊耳山区域构造的争论涉及到如下截然相反的两个方面:一种意见认为熊耳山仅仅是一个古老的片麻岩穹窿,不存在变质核杂岩;另一种意见则认为环熊耳山太古代片麻岩系边缘均为“滑脱拆离剪切带”,熊耳山是类似于小秦岭变质核杂岩的地道的变质核杂岩。笔者认为以上两种意见都有与事实不相符合的一面:持第一种意见者事实上未在熊耳山做过必不可少的野外地质工作,他们既然未发现熊耳山北侧的边缘构造带及拆离断层,也就无从讨论熊耳山是否为变质核杂岩的问题;后一种意见在于根据现代糜棱岩的定义,熊耳山拆离断层下部主要为片理化的韧性剪切带,可能局部有少量的糜棱岩,环太华群片麻岩外缘大多数地段确实是不整合接触面,仅熊耳山西北麓见拆离断层,因此熊耳山是半地堑式的变质核杂岩。前已提到拆离断层的活动导致熊耳山逐步隆升,原来处于熊耳山高处的官道口群由于重力失稳下滑形成熊耳山南坡的重力滑动构造,野外观察表明沿熊耳群与太华群不整合面局部也出现滑动的迹象,接触面上部的熊耳群出现片理化,但此类片理化的岩石未达到千糜岩的变质程度,显然近滑动面的片理化与拆离断层下盘的韧性剪切带不能混为一谈,其并非“滑脱拆离带”。

  (据中南工业大学,1993)1—黑云斜长片麻岩;2—拆离断层;3—绿泥石片岩;4—滑石化角砾岩;5—石英脉;6—绿泥石角砾岩;7—断层中透镜体岩块;8—碎裂岩;9—晚白垩世砂砾岩层

本文链接:http://wewillpopyou.com/bianyuanduanceng/146/